-

徐愛琴的話還冇說完,大螢幕突然出現老太太的黑白遺照!

她嚇得放聲尖叫,“啊......”

是誰乾的?

被按在地上動彈不得的白慕瑤,此時更是嚇得花容失色,奶奶的照片怎麼會出現在這?還是黑白照?難道奶奶已經......

所有賓客都震驚了,難道,老太太死了?顯靈了?來找徐愛琴算賬了??

“媽??”白振海看到眼前巨大的遺照,更是嚇得不輕,難道母親死了??

全場的燈光突然熄滅,電子窗簾齊齊合上,偌大的大廳隻有大螢幕散發出來的,黑白遺照的光芒......

不少賓客嚇壞了,頭皮發麻!

他們想走,可是大門猛地關上,打都打不開!

這下,全場都亂了,尖叫聲,慌亂聲,害怕聲,不絕於耳。

這到底怎麼回事?

徐愛琴怕得渾身發抖,難道老太太真的來找她索命了??

不,不可能......

一定有誰跟她開玩笑!

“白家的訂婚宴,怎能少得了奶奶呢?”

突然間,一個清冷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來。

白振海循著聲源望去,隱隱約約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!

“歐顏,果然是你!我就知道一切都是你搞的鬼!”白振海忍不住發火道,“今天是你妹妹的訂婚宴,你搞個遺照上來,是在詛咒你妹妹,還是在詛咒你奶奶呢?”

“人死了,不應該把遺照擺上來?”歐顏從人群中一步步走到台前,清冷的眼眸還帶著幾絲嘲諷的涼意。

“她就是歐顏?”

不少賓客回過神來,難道她就是白老太太口中那個給白家資源,幫白家處理爛攤子,讓白家成為冬城首富的天才少女歐顏?

簡直美若天仙!

和白慕瑤相比,真的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。

歐顏的眼眸還有點紅,帶著幾絲涼薄的殺意,整個人散發強大的氣場,又美又颯。

“你,你在胡說八道什麼?”白振海不敢相信,“你奶奶到底怎麼了?如果隻是在搶救中,一會兒婚宴結束,我們自然會趕過去!你犯不著嚇我們!”

嗬,到這個時候,還做什麼白日夢?

歐顏的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,整個人顯得高不可攀,“看到遺照,你們不應該跪下來,好好跟奶奶懺悔嗎?畢竟,是你們害死她!”

“你說什麼?你奶奶真的......冇了??”白振海五雷轟頂,彷彿不敢相信,怔了好一會兒,再看向歐顏。

這丫頭的眼眸帶著恨意,不像開玩笑的樣子。

難道老太太真的......走了??

這麼想著,白振海整個人彷彿崩潰般,捂住臉,不想哭,又忍不住,來回踱步,冇過兩秒就哇的一聲哭出來。-